当前位置: 首页>新闻中心>社会新闻
七旬老人杨应坤照料卧床侄儿感动乡邻
发布日期: 2022-01-11 09:23   访问量: 来源: 宝应日报  

年关将近,山阳镇公民村桥南组的许多农家院内都挂满了香肠腊肉,洋溢着浓浓的年味。在一排排整齐的楼房中,一个简陋的民居显得十分的突兀,但屋里屋外却收拾得十分清爽。西厢房里,两位古稀老人正忙碌着给一位躺在病床上的青年喂饭,清炒茼蒿,萝卜蛋汤,虽然简单清淡,青年却吃得很香,脸上还露出满足的笑意,此情此景,像极了一个温馨的三口之家。

周边的乡邻见有生人来访,便纷纷围了过来,你一言我一语聊了起来,“杨权这孩子太可怜了,父母双亡,自己又是一身的重病,唉……”“幸亏他的二伯老两口,从苏州赶回来照应他,把侄儿当儿子,好人哪,好人!”邻居史大婶一边说一边哽咽着。

原来,和这个重症青年杨权住在一起、日日夜夜照顾他的不是父母,而是他的二伯和二伯母。杨权的二伯叫杨应坤,72岁,是村里原治保主任,一名党员,15年前从村里退休后,和老伴一起被儿子接到苏州,既照顾上学的孙女,又享受天伦之乐。

没料想,两年前杨权父亲去世,打乱了杨应坤老两口的生活节奏。父母都没了,杨权成了孤儿,生存成了大问题。杨应坤一咬牙,果断地说:“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孩子自生自灭吧,我回来照顾他。”儿子首先不同意,说照顾病人那是一般人干的活吗?

你都70岁的人了,别把自己的身体累垮了。杨应坤耐心说服儿子,说人不能太自私,杨权家这种情况,我们至亲不站出来,人家说闲话是小事,我自己的良心也过不去啊。回来后还陆续有好心的朋友劝他,杨权是孤儿,政府应该管的,你就不要揽到自己身上了,你又没有义务照顾他。杨应坤说,啥事都甩给政府也是不现实的,我们做亲戚的该承担的还是要承担,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。

杨权17岁患上红狼斑疮后,父母便带着他走上了23年求医问药的艰辛路,南京、上海的大医院去了不少,钱花了大几十万,却一直不见好。因为免疫系统出了大问题,前些年又得了类风湿关节炎、痛风、胆管阻塞,疼起来要死要活地在床上打滚。由于长时间得不到有效治疗,杨权的两只手已经不能自如弯曲,喝口水都要人喂,吃喝拉撒都只能在床上。6年前,杨权母亲的红狼斑疮发作,撒手人寰。父亲杨应元,是镇水产站的退休职工,靠千把块钱的退休金和儿子相依为命,因为心力憔悴,积劳成疾,两年前也患肺癌离世。

杨应坤回顾了杨权家的情况,动情地说,“他一家三口看病,以及杨权父母的善后,都是靠亲戚们鼎力支持的,你一万,我两万,有的亲戚前后支持了十几万,不容易啊,杨权家欠亲友的情太多了,也没办法还了!”

村里也很关照他家,每年都想办法弄点困难补助,帮杨权还申请了低保,但是500多块钱吃药都不够呢。杨应坤说,“我们老两口每人每月200块的养老金,只够三个人的饭钱,难呢。”老伴在一旁插话说,“老头子非要回来照顾杨权,他又不会烧饭,我只好跟着回来,也好有个帮手,一天三顿能吃到嘴就行了。

在结束采访时,记者请杨应坤说说自己的新年愿望,杨应坤笑着说,“我虽然老了,但是身子骨还硬朗,还能坚持下去。愿望嘛,当然是希望奇迹发生吧,让这个苦命的孩子好起来!”(特约记者朱明俊)

下载页面,目前仅支持IE,或360兼容模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