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媒体聚焦
宝应退休教师荣登“中国好人榜”
发布日期: 2017-09-05  访问量:  来源: 扬州时报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7年,他义务辅导200多名留守儿童1000多人次

梁刚,男,1946年7月出生,宝应县安宜镇刘庄村退休教师。70岁的梁刚是一名退休校长,他自幼爱好书画,退休后,他多次拒绝高薪聘请,放弃大城市生活,在村里办起了免费书画班。他自费八千多元将自家卧房改造成教室,购置毛笔、作业本、图书,坚持每个双休日、寒暑假义务辅导。7年来,他的“笔墨缘书画班”累计为200多名留守儿童进行辅导,不少“问题儿童”成为尖子生,多人获得各级作文、书画竞赛奖项。暑假期间,中央文明办在福建龙岩举办全国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现场交流活动,隆重发布7月“中国好人榜”,经广大群众推荐评议,梁刚成为那一百零二分之一,荣登“中国好人榜”!

退休后重返课堂做教师

说起粱老师和这群留守孩子结缘,还要从他退休后那段时间说起。梁刚是土生土长的刘庄村人,19岁就做了“跟读老师”,之后被推荐成了一名“民办教师”,一直在村小教学,还当了13年的校长,几乎每天都和孩子在一起。后来村小渐渐撤销,他也到了退休年纪,于2006年办理了退休手续。

“舍不得孩子,心里很失落!”刚退休的几年,粱老师就在家休息,但离开了孩子总感觉生活里少了什么。2010年9月,他发现很多孩子放学后或周末在村子里到处乱跑,而这些孩子父母都外出务工,把孩子丢给年迈的爷爷奶奶看管。在“白发族”的看护下,虽然不愁吃穿,但孩子们的安全和教育却成了大难题。

“我那段时间在村里跑了一圈,发现不少留守儿童因无人陪伴就在外乱跑,甚至学坏,这关系到孩子的将来啊!我是个退休教师,何不自己来教教这些孩子呢!”粱老师想到就做,于是“刘庄村校外教育辅导站——笔墨缘书画班”就这样简单地开张了。

7年来,来书画班学习的留守儿童已达200多名,1000多人次。粱老师不得不数次拿出积蓄进行基础设施扩建,先后花费8000多元将自家一间卧房改造成教室,并逐年添置课桌、黑板、书籍等教学设备。他还自掏腰包为学生订购了纸张、练习簿、墨水和学习文具,并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,发动昔日学生募捐了500多册图书。从2010年开始,每逢双休日、寒暑假,他都坚持不懈给孩子们义务补习书画、作文等,他的生活又变得忙碌了起来。

为孩子们撑起一片蓝天

粱老师多才多艺,书法、画画、写作、阅读样样都会,因此他给孩子们的辅导也是全方位的。虽然是义务辅导,但粱老对孩子们要求很严格。每次上完课,他都要求学生当堂练笔写作或组织评比,选出优秀作品让大家观摩。通过现场评比和观摩,学生们学习的兴趣更加浓厚,作业极其认真,学习效果十分明显。学生杨东兴的作文《家乡的路》,何斌的作文《奶奶的笑》,先后获县比赛一等奖。学生侯坤还荣获了全国小学生书法竞赛二等奖。

正在读初中的刘思旭是其中一位学生,父母常年在上海打工,他一直跟随爷爷奶奶生活。“以前,他有点小调皮。自从到书画班后,慢慢变了个样。上次考试,他得了全年级前十名,还被评上了优秀学生干部。”粱老师骄傲地说。

学生李妍翎的父母也一直在外,进书画班之前写字潦草,错别字多。粱老就经常利用课余时间为她补课,小妍翎的成绩突飞猛进,现在不仅学习态度端正,而且字写得也非常好,每天的作业都非常认真。

粱老的辅导不仅仅停留在学习上,还在社会道德、心理健康、行为养成等各方面给孩子们以正确的引导和关怀。他既教孩子们文化,又教他们做人的道理。课业辅导之外,粱老还组织学生举办故事会,讲成功人物少年立志、勤奋好学和以身报国的故事。有时也会组织点文体活动,给孩子们安排特长学习,培养孩子们的兴趣和爱好。

刘庄组的留守老人粱永海说:“我儿子、儿媳都出去打工了,留下个孙子让我们老两口带,实在吃不消。现在把孩子送到书画班,在粱老师照看下,孩子懂事多了,学习成绩也有了很大的提高!”

退休前是名普通教师,退休后只有不多的退休工资,再加上多年为老伴治病,粱老师日子过得并不富裕。每年底,村里为了表达对他的尊敬与感激之情,想要送上慰问金。但他坚决不肯接受,并表示自己有退休金足够生活,请村里以集体名义将钱送给困难留守儿童家庭。他常挂在嘴边的话是“现在生活比以前不知好了多少倍,为人要知足常乐,毕竟你有能力帮助人是件好事”。

拒绝高薪聘请和大城市生活

粱老师自幼爱好书画艺术,多年来,参加全国书画联展获金奖达30余次,书法作品还曾在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展出。他先后两次参加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和钓鱼台国宾馆举办的颁奖仪式,被授予“爱国书画家”光荣称号,现为中华书画家协会理事、东方艺术研究院终身名誉院长。

前几年,粱老师老伴不幸患上扩散性食道癌,粱老带着老伴先后到淮安、扬州、南京多地求医治病,几年间花费了十多万元也没能挽留住老伴。书画界朋友多次邀请他合办书画班,说:“凭你的声望造诣、敬业精神和教学能力,上城里租两间房子,收百十个学生,一年二三十万元不成问题,可以大大改善你现在的生活。”还有人建议他在家办个收费的辅导班,甚至有一位家长找来,提出每月出3000元聘请他教自己的孩子,都被他一一拒绝,他说要是收钱,那给孩子们辅导还有什么意思。

有人问他,放着这么好的生活不去享受,为何要自讨这么多“麻烦”?面对这样的疑问,他说:“我辅导过的这些孩子,多数都是留守儿童,他们很孤单,我喜欢和他们在一起,他们也喜欢我!”

爱管闲事是他留给村民的另一个印象,每当征兵、文明创建、普法教育、秸秆禁烧等重大活动来临,他书写的各类宣传标语总是刘庄村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村里经常就发展规划征询他意见时,他积极帮助村里收集群众意见。看到新建成的穿村公路因车辆速度快、岔道多,两边村民穿行易发生安全隐患时,他立即找到负责人反映,提醒村里落实补救措施。村里一名孤儿因辍学整天无所事事,他第一时间联系县镇关工委,为孤儿联系到扬州天海职业学校免费上学和就业。正是他的“多管闲事”,让村里的民生实事更得人心。

说到以后的打算,他说:“只要我身体还好,一定会继续教下去!”记者 王小亮